留学就是出去看世界的 光学习就亏大了!

发布时间2021-12-15 09:46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021-22年度Study UK Alumni Awards 英国杰出校友大奖评选于12月11日在北京隆重揭晓。该奖项旨在鼓励和表彰活跃在全球各个领域的优秀留英毕业生,由British Council 英国文化教育协会授予、颁发。本届英国杰出校友奖共设四项大奖:商业与创新奖、文化与创意奖、科学与可持续发展奖以及社会行动贡献奖。以下是网易教育对入围“英国杰出校友大奖-文化与创意奖”谢已女士的采访实录。

英国杰出校友大奖-文化与创意奖 谢已 英国杰出校友大奖-文化与创意奖 谢已

网易教育:您听到自己入围今年英国杰出校友大奖“文化与创意奖”之后是什么样的心情?您是什么时候接到这个消息的?

谢已:接到入围消息是上周的事,其实我是最后一天才投递(英国杰出校友大奖评选)的。没有太多预期,当然,能入围肯定是非常高兴的。我身边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留英校友,在“文化与创意奖”这个门类里。毕竟英国是文化创意产业大国,这个门类里的优秀同行也是很多的,自己能够入围确实非常高兴。

网易教育: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从此前新闻工作者的身份转向投入到戏剧工作中来?

谢已:我自己从小就很喜欢看戏,是一个文艺爱好者,不管戏剧也好,音乐也好,还是各式各样的艺术展览都是我平时喜欢的娱乐消遣,也是我的生活方式。

我的专业是传媒和播音主持,但我一直觉得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兴趣作为自己的职业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去英国后在Kings(伦敦国王学院)学习文化创意产业,感觉除了做传媒以外,文化娱乐领域可能更会发挥我的光和热,我自己也有更大的热情。

网易教育:您在英国留学期间做了哪些跟文化娱乐相关的事情?这些事情又是如何激发、滋养您的热情的?

谢已:我到英国后,真的有一种老鼠掉到米缸的感觉。很多文化娱乐作品,不管是戏剧、展览,还是音乐会,都让我觉得非常非常满足。学业之余,生活丰富而且幸福。同时,我的专业也给到我很多启发。文化创意产业研究的一个重点方向,就是怎样让文化产品产生商业价值,而不只是文化圈子里所谓文艺男女青年们自娱自乐的事。这让我觉得,要真正钻研下去,才会跑出一个文化事业,而不只是自己在艺术内容上过干瘾,这是我的一个强烈感受。

在英国,我参与了很多不同的文化项目,包括做实习生时做中国电影展,包括做过You Me Bum Bum Train非常实验性的小作品,后面逐渐开始参与一些音乐剧制作,从业之后也参与《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华尔街之狼》这样的沉浸式戏剧项目。包括从学校做志愿者开始一直到从业,一直都围绕着戏剧领域。

网易教育:您在英国的学习经历对你毕业之后的职业发展有什么样的帮助?

谢已:我觉得有很大帮助。我完全是在自己原本的学习领域里工作,这是非常直接的!我在英国读了两个硕士,第一是在威斯敏斯特学习艺术与媒体实践,这是一个培养艺术家的专业。在这个专业里,让我了解到做一个艺术作品所涉及的哪些方面。这是第一个硕士给到我的基础技能,体现在动手创造力方面。

到了Kings后,学习文化创意产业,这是一个告诉你怎么把做出来的作品变现的专业。两个专业一前一后,而且两个硕士我是连续读的,这让我在创作内容和内容营销两方面都有了很多积累,尤其是在Kings学习时,讲怎样商业化一个艺术作品,这对于我现在的工作,包括我的整个创业过程都很有启发。我们在做每一个作品创作时,就已经想好它未来的市场策略,比如怎样给观众、消费者在体验中所需的刺激等。学校里学习的东西非常实用,我一直受益于此。

网易教育:在国内,艺术商业化也是艺术领域热议的话题。在学院里,有一部分老师认为艺术是纯粹的无价的。但也有一部分老师觉得艺术商业化是学生必须具备的技能。您应该更倾向于后者,是吗?

谢已:对,我觉得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最后要回到生活,包括我们现在做这个项目《玩味探险家》,它其实是把表演艺术和用餐体验相结合的一个作品。很多传统戏剧同行过来看了演出后觉得,它的戏剧性没有那么强,没有强台词,没有强剧本,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当大家的物质生活到达一定程度时,他要追求一些艺术享受,但他不会一下子就达到一个艺术高度。所以,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服务更多的普通观众,让他们在与衣食住行结合更紧密的消费半径内触及艺术。

因为真正fine arts的受众面是非常窄的,不光是经济水平的问题,认知水平、教育水平都要达到一定高度才有可能去欣赏和消费fine arts,这就是现状。怎样让艺术这件事走进生活,需要做一些消费门槛更低、接受门槛更低的作品,这个我是比较赞成的。

网易教育:在您回国工作后的这段时间,您觉得中国观众对于(戏剧)艺术的认知、消费能力和欣赏水平处于一个什么阶段?比如,密室逃脱、剧本杀这些沉浸式娱乐体验,是年轻人非常热衷的。

谢已:我所从事的行业可能比较细分,就是在沉浸式戏剧和沉浸式娱乐这块。整个沉浸式体验的类型,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基本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不管是文旅行业还是戏剧行业,甚至是餐饮、密室等泛娱乐行业,都开始谈论所谓“沉浸式”这个概念。

我觉得这是一种体验型消费升级的表现。当大家不能单纯满足于一种感官时,必定会往沉浸式方向发展。比如,传统舞台剧更多是用视觉和听觉,看和听就够了,但你不能触摸。像《上海不眠之夜》还有我们之前做的《爱丽丝冒险奇遇记》,这些偏沉浸式戏剧是把环境打造成一个真实空间,让观众走进去,直观地给予感官增量(如摸、触等),如你可以跟演员握手,触摸道具,你还可以坐在舞美的凳子上,演员可以拉着你跳舞,感官里的触觉被调用和激发。

我们现在做的《玩味探险家》,就是把味觉、嗅觉也激发出来,你不仅可以看、可以听、可以玩,还可以触摸,可以吃进去,满足了新的感官体验。其实,我认为整个艺术消费的诉求被拉升了,一方面是观众为丰富体验的艺术事件买单的意愿增加了,另一方面是大家可支配的个人收入里,分配给演艺或娱乐的金额也变得越来越大。在过去两年里,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和趋势。

说到密室逃脱、剧本杀,包括我们做的所谓“餐秀”,沉浸式美食互动剧,其实不能用观众水平高低、接受能力多少来衡量。作为创作者、内容方,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去判断市场可能需要什么,什么是市场空白,包括我们做《玩味探险家》这个项目,这是我三年前在英国看到的一个非常成熟的项目,但三年后的今天在中国演出仍然是一个非常新鲜的事物,因为人的想象力是有限的。绝大部分人会停留在自己的定势思维中,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他无法想象他没有体验过的东西。所以,当你给他一个好玩的东西时,他一定会接受。

很多时候,我们也要说服我们的合作方、资方、场地方,因为在项目没有做出来之前,大家很难想象它是什么样子的,做任何一个新鲜事物总会有人猎奇,猎奇后如果产生好评,那么就会一传十十传百。我不认为这是观众认知水平高低的问题,而是你给了他一个新的可能。在美食互动剧这个方向上,我们接下来会着力发展。未来两年,我们会陆续落成若干个美食互动剧,但每个美食互动剧的形态都不完全和《玩味探险家》一样,这就是我们做沉浸式娱乐内容研发的魅力所在。其实,真正的表演艺术可以和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做跨界,但在这个产品问世前可能市场很难想象。

网易教育:您一直在从事中英两国文化交流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的难题,你是如何克服和突破的?

谢已:每个项目肯定都会有它特殊的困难,在三五年前,把海外项目进行汉化引进时,比较困难的地方在于,行业认知还没有达到一定水平。那时,不管是找合作方还是执行的供应商,沟通起来成本是非常大的。与外方有文化差异、政策差异,在落地执行过程中,如何做好市场化,运营方面的沟通也很困难,不管是跟外方还是跟中国团队都有很大的沟通难度。

但因为整个沉浸式娱乐行业也在发展,过了两年,像2019、2020年我们筹备《玩味探险家》这个新项目时就会发现,行业内部的难度会降低,但疫情又给我们提出了新难题。外方是不能来中国,所以我们的落地执行全都要中国团队自己完成,和外方完全是100%的远程对接,这又是新的挑战。对于一个戏剧落地来说,不能亲临现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怎样可以保证它的出品质量、戏剧效果,同时又只能远程,这又是新的困难。所以,每次遇到的困难都不太一样。

网易教育:您刚才提到戏剧需要有现场感,这是一个纯线下的场景体验方式。我很想知道,未来我们有没有更好地形式吸引线上用户?

谢已:怎样让线下项目吸引线上用户,其实我们一直相信线下娱乐一定有非常大的生命力,所有线上虚拟世界的东西都只能满足人作为一种社会动物的部分诉求。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诉求没办法满足,就是情感和社交,这块一定需要有线下场景。你没见过约会永远都只在线上的,终点还是网友见面的时刻。所以,不会所有社交、所有娱乐都发生在线上,你要把这些人拉到线下来,就必须给他一个很强烈的理由,比如餐厅为什么永远有生意?因为吃饭必须亲临现场,必须亲自吃饭。演唱会为什么永远有人现场买票,因为现场的音效和氛围是家里没法实现的,所以一定要给他新鲜的刺激,线上无法获得的刺激,只有这样的内容和体验才能把人拉到线下来。我过去做的项目和我们未来会做的项目,都是尽量满足观众在线上无法满足的诉求。

网易教育:现在有很多话剧被网友翻拍、翻录甚至进行各种剪辑后放到视频平台上进行展示和传播,您对于这种现象(版权问题)是什么态度?

谢已:我们的项目是区分的,有的不允许拍照,现在新项目允许拍照。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一般做传统舞台剧的导演、设计师、制作人都是完全禁止拍照的,因为版权这个东西,创意就是价值,拍下来对于信息传播可能有一定作用,但对于真正的观看者来说,体验是很差的。看现场舞台剧的效果和拍下来在小屏幕上看是完全不一样的,绝大部分传统舞台剧都不允许拍摄,而我也支持。如果要拍也应该像NTLive(National Theatre Live英国国家剧院)或国内一些剧场尝试的高清拍摄方式,但需要付费,我认为这是对创作者的尊重。对于某些视频平台的盗版拍摄和翻录,我投诉过很几次。

但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我们做的《玩味探险家》项目,它是娱乐性的,希望更大的传播,它的创作者和版权方也欢迎大家通过拍照方式让这个项目在社交平台上更有热度,因为这个项目是含餐的,餐的口味没办法通过手机拍照去传递,如果一个内容不能100%被copy到线上,其实还是有一定拍摄空间的。所以这个问题很复杂,有人愿意,有人绝对不同意,我分情况。

网易教育:您现在自己做公司,是一个年轻的创业者,感觉您一路从读书到实习到创业,都是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内做事,没有遇到特别大的困难,兴趣使然。那么,作为年轻一代创业者,您觉得跟老创业人会有哪些异同?

谢已:我敬佩一切创业者!真的!自己走上创业这条不归路后觉得创业确实需要勇气,需要坚持,很大的恒心和毅力才能做到。不能说前辈是老创业者,只能说他们是开拓的一代,我们跟他们的共同之处不用讲,一定是对于自己创业领域有很大热情和决心。作为我来讲,因为我的父亲也是创业者,跟上一辈比起来可能我们更幸福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更大动力来自自己的兴趣,这确实是幸福的事情。上一辈创业者更多的是感受到某种浪潮,自己所学的某个专业,或基于某些积淀所以选择了创业,而我们幸福的点和更自由的角度在于我们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行业。我自己的兴趣所在是线下娱乐、表演艺术,正好是这几年的风口,走起来就会顺一些,虽然困难肯定有,但也能看到很多机遇,这可能是和上一代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再有,以前的创业者不太会考虑文化行业创业,更多是在房地产、医药,这与时代关系密切。那时为温饱创业,可能做农业都比做文化强,但现在,尤其我身边有很多家里都不是做文化行业的小伙伴也都在文化行业工作,而且乐此不疲,大家都想着把文化事业做大做强。

网易教育:作为“过来人”,对未来想去英国留学的同学,或正在英国留学的同学,您有什么建议吗?

谢已:我特别想对要留学小伙伴说,除了好好上课之外,一定要多出去逛逛,多玩。因为很多东西不是在教室里能学到的,教室里要好好学习,但课余时间就是要多看多听,多和不同国家的人交流。既然已经留学了,就是出去看世界的,不要只专注于课堂。这是我的建议。

网易教育:非常感谢谢总的精彩分享,再次恭喜您入围。

谢已:谢谢。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