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中植系”的彷徨与新生

发布时间2021-12-20 20:53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姜诗蔷,朱艺艺 北京,杭州报道

12月18日,一向低调潜行的“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猝然离世,年仅61岁,令人唏嘘。

在辉煌时刻,解直锟坐拥涵盖金融、投资、财富管理、新金融等行业的庞大帝国,总资产规模一度超过万亿。

在资本市场,解直锟还作为实控人控制着宇顺电子(002289.SZ)等8家A股上市公司,此外,解直锟也是港股中金科技服务(08295.HK)的最终受益人。

据胡润百富榜官网,2021年,解直锟以260亿身价排名胡润百富榜第241名,身家高达百亿,但其为人极其低调,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

据最新消息,中植集团未来将暂由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代理主持全面工作,公司战略不变,管理层稳定。

尽管如此,解直锟的猝然离世,依然引发了资本市场震荡。

8家实控公司全线下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在A股市场,目前解直锟作为实控人的A股上市公司有8家,分别为宇顺电子(002289.SZ)、ST天山(300313.SZ)、准油股份(002207.SZ)、凯恩股份(002012.SZ)、美吉姆(002621.SZ)、康盛股份(002418.SZ) 、美尔雅(600107.SH)、融钰集团(002622.SZ)。

12月19日-20日,上述8家公司陆续发布了关于公司实控人逝世的公告,如宇顺电子表示,“董事会沉痛公告,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解直锟先生家属的通知,解直锟先生于2021年12月18日因病逝世。”

谈及解直锟的逝世,8家公司均表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全体员工向解直锟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对其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家人表示深切慰问”。

而实控人离世对公司的影响,如融钰集团所强调的,“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保持稳定并正常进行……并按照既定安排稳步开展各项业务工作。公司将根据后续事项的进展及时发布相关公告。”

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ST宝德(300023.SZ),在今年8月拟变更上市公司实控人为解直锟,但目前仅完成部分股份过户。如完成过户,解直锟控制的北京首拓融汇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重庆中新融创投资有限公司将合计持股28.17%,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此外,港股的中金科技服务(08295.HK)也在12月20日公告称,“董事会于2021年12月18日收到公司最终实益拥有人解直锟先生家属的通知,解直锟先生于2021年12月18日因病逝世”。

截至中金科技服务公告,解直锟透过Zhong Zhi Xin Zhuo Capital Company Limited及康邦齐辉(香港)有限公司持有68.41%股份。

此外,新三板市场还有凯丰新材(835427.OC),解直锟也是实控人。

从市场表现来看,12月20日(周一),宇顺电子等8家A股上市公司全线下跌,其中宇顺电子的跌幅最厉害,早盘以8.02元低开,午盘即报跌停。截至收盘,宇顺电子下跌9.98%,ST天山下跌9.18%,融钰集团下跌8.51%,康盛股份、美尔雅均下跌逾7%,凯恩股份、准油股份分别下跌5.07%和3.56%,美吉姆跌幅较小,以下跌1.05%报收3.77元。

此外,与解直锟密切相关的*ST宝德,当天也下跌逾7%。

港股市场,中金科技服务在开盘后大跌60%,截至收盘下跌34.46%,报0.485港元/股。

十字路口上的“中植系”

回看解直锟身后庞大而隐秘的“中植系”,在A股市场上一度十分低调,潜行多年。

在2014年到2016年前后,中植系以“PE+上市公司”模式拓展,通过中融信托等平台撬动资金杠杆,充当输血通道,再以“二股东”身份入主上市公司,成功将宇顺电子、美尔雅、准油股份、美吉姆、ST中南等上市公司纳入囊中。辉煌时刻,“中植系”持股5%以上的A股上市公司一度超过30家。

只不过,随着金融去杠杆的大势来临,解直锟通过杠杆资金撬动的这些上市公司,也在潮水褪去后暴露风险。

从总市值来看,解直锟目前实控的8家公司,合计总市值仅222亿元,其中,康盛股份总市值为43亿元,融钰集团总市值为37亿元,美吉姆总市值为31亿元,其余总市值均在30亿元以下,市值最小的准油股份,总市值只有14亿元。

上述8家公司,目前在主营业务上可谓乏善可陈。

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宇顺电子、ST天山、准油股份均为亏损状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6亿元、-0.22亿元、-0.2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准油股份除2019年外,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五年为负。

而盈利能力相对较强的是凯恩股份、美吉姆,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4亿元、0.38亿元。

从负债率来看,ST天山、准油股份的负债率较高,分别为85%和61%。

除此以外,“中植系”公司的内部治理也有待完善。

就在12月18日,解直锟实控之一的康盛股份公告称,收到浙江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因存在重大会计差错更正,浙江证监局决定对公司及公司时任董事长陈汉康、时任总经理周景春、时任财务总监高翔分别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康盛股份主营业务包括家电制冷配件和新能源商用车整车,目前暂无机构研报。

无独有偶,业绩持续低迷的准油股份,还面临高管流失的风险。

今年8月31日,准油股份称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并自 2021年5月6日起代行财务负责人职责)”宗昊的辞职报告,宣布即日起辞去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及子公司任何职务。

近年来业绩不佳,今年4月才刚刚“摘帽” 的宇顺电子,不久前“赶考”失利。

11月23日,宇顺电子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凯旋门控股有限公司、白宜平合计持有的深圳前海首科科技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向公司控股股东中植融云(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不过,证监会并购重组委认为,公司未充分说明标的资产的核心竞争力,交易完成后商誉占比较大,不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最终否决了这一交易方案。

金融板块风险暗藏

在金融板块,中植企业集团也形成了庞大的业务网络。

其战略控股或参股六家持牌金融机构,包括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和天科佳豪典当行,控股或参股五家资产管理公司,包括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业务涵盖不动产管理、困境资产管理、国企混改、并购重组与私募股权投资等,同时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分别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

中融信托一直是资本市场公认的“中植系”关键资产和资本运作枢纽。

解直锟离世后,中植企业集团也宣布由中融信托董事长、解直锟的外甥刘洋暂时代理主持中植企业集团的全面工作。

2010年,大型央企经纬纺机入股中融信托,持股37.47%成为第一大股东,中植集团持股32.99%。

中融信托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公司自有资产285.58亿元(合并),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8898.83亿元。受托管理资产中,公司管理信托资产7176.30亿元,占80.64%;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1722.53亿元,占19.36%。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55亿元(合并)。公司本部净资产190.61亿元,净资本162.52亿元,净资本覆盖率169.81%,净资本盈余66.81亿元。

而近年来,“中植系”金融板块相关风险事件也时有发生。

譬如脱胎于中融信托旗下第一财富中心的恒天财富。恒天财富是“中植系”旗下四家财富管理公司之一,更是重要的融资平台。

截至2021年11月底,恒天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达1.5万亿元人民币,是四大财富管理公司规模最大的一家。其次则是新湖财富,其最新累计配置资产规模超1.3万亿元。

此前恒天财富代销或旗下资管平台主动管理的产品多次爆雷。

据界面新闻,恒天财富旗下嘉金、嘉星两个系列私募集中爆雷,总规模超22亿元,背后融资方是昔日资本玩家徐茂栋。在徐茂栋的杠杆游戏中,从收购天马股份(002122.SZ)到购买地方中小银行股权、再到成立产业并购基金,恒天财富数度充当资金掮客角色。此外,恒天财富在实际投后管理中存在诸多失职甚至违规行为,相关风控措施几乎沦为摆设,直接或间接导致投资人财产受损。

除此之外,公开报道的还有恒天财富代销基岩资本“东方价值5号”私募爆雷;代销的基岩“东方价值一号”、“五号”两只基金被爆原本投资B站的钱被挪作他用,使得投资者血本无归;还有岁兰千里资管计划投资者曾赴恒天财富宣传推介会“讨要说法”等。

还有“伪金交所”产品等问题。

据证券时报,一些“野鸡平台”打着“金交所”的旗号,搭建了一条为地产、三方财富等行业违规发行“理财产品”的地下新融资通道,涉嫌自融,为关联企业输血,其中就包括“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

该报道还指出,这三家公司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规模至少达千亿元。这些产品融资方均为中植启星、中植创信、中植国际、中海晟融等公司,穿透后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利率为8—12%不等,投向均为“补充发行人的流动资金”。

12月19日, 恒天财富官方微信号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表示,股东单位中植企业集团依法在公司治理、重大战略决策等方面对公司进行指导和赋能,但不涉及具体经营及业务开展。作为恒天财富股东单位之一,中植企业集团及其创始人解直锟一直以来对恒天财富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与帮助。

同时表示,2019年,恒天财富开启战略转型,历经两年,阶段性成果显著。2021年,恒天财富在巩固转型成果的同时,进一步深化转型建设,不断强化自身实力,坚持合规经营,目前已形成全类别的产品配置架构。

中融基金“发行难”

“中植系”旗下的公募基金中融基金,今年则出现两次基金发行失败的情况。

中融基金成立于2013年。数据显示,中融基金最新管理规模1232.34亿元。

9月18日,中融基金公告称旗下中融内需价值一年持有期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这也是今年以来第23只发行失败的公募基金。

资料显示,中融内需价值的发行时间自今年6月11日至9月10日。这只基金的重点投资对象是内需价值主题相关的优质上市公司,根据基金合同,股票及存托凭证投资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60%–95%,其中投资于港股通标的股票的比例不超过股票资产的50%,投资于内需价值主题相关证券的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

中融基金指出,“内需价值主题”是指在国内经济发展的当前环境下,从国家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及结构调整中受益的相关行业,主要分为受益于内需消费增长、内需投资的相关行业,并以价值增长为核心的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中融内需价值在2020年12月14日取得批文,而至其6月11日开始发行,已经逼近6个月的发行期限。

而此前在今年4月,中融安泰一年持有纯债也宣告发行失败,这是一只中长期纯债型基金。

继任者刘洋

恒天财富在其声明中还提到了中植企业集团现况。声明称,中植企业集团表示,因事发突然,受解直锟家属委托并经集团管理层讨论决定,暂由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代理主持全面工作。

中植企业集团同时表示,目前集团各级管理团队团结稳定,各项业务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平稳运行,发展势头良好。下一步,集团将按照解直锟确定的发展战略,坚持实业与资管双轮驱动,进一步突出发展实体产业,做强做优资产管理,发挥综合经营优势,实现高质量发展。

据时代周报报道,刘洋现年46岁,是解直锟大姐的儿子,2009年5月,年仅34岁的刘洋成为中融信托董事长。

2015年6月,解直锟退居幕后,刘洋出任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期间曾短暂卸任中融信托董事长一职,后于2016年3月再度接任至今。

中融信托前身则是成立于1987年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2002年,中植集团出资1.2亿元参与中融信托的重组,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而也是在刘洋的运作下,中融信托旗下的中融财富分化出如今“中植系”旗下的四大财富管理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和高晟财富。

今年6月,在中国信托业高质量发展论坛上,刘洋表示,信托公司需要坚持“长期主义”,才能做好真正的财富管理,才能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交汇点,为“讲好中国信托行业自身发展的故事”贡献力量。

他就未来财富管理业务高质量发展提出建议称,第一,从长远战略上看,信托公司应制定长期发展规划,不为市场短期环境变化所影响,保持业务转型发展的战略定力;第二,持续加强信托文化建设,牢记受托人责任,回归信托本源;第三,坚持加强人才团队建设;第四,对基础设施建设要长期投入;第五,及时复盘总结经验教训,建立长期持续性的反馈机制。

(作者:姜诗蔷,朱艺艺 编辑:李新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